李晓波:当自己矮下身去

来到千米地心随生产作业人员坐上猴车穿过风巷就来到了采煤工作面的上出口煤,我梦中的黑情人就在那一排排支架掩护下

挑挑拣拣中的煤质把关人

“感谢工会领导给我家免费发放了3吨煤炭,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让我和家人能够度过一个温暖的冬天……”11月20日上午,七十八团阿热勒社区哈萨克族贫困职工革蒙汗·哈里拜紧紧握住社区工会主席的手激动地连声道谢。

默默地积蓄着光与热怀着对煤的敬畏我矮下身去以仰视的姿势用我热烈的目光将它们逐一抚摸当我矮下身去伸出双手握住煤炭就象握住了我的姐妹弟兄就象与我不停劳作的工友一样成为了煤的一部分我的生命
就有了煤的质地当我矮下身去伸出双手握住煤炭我的指尖瞬时感受到了跌落的阳光当我矮下身去如果有这个可能我愿矮化作史前的一颗树把根须紧紧扎进煤壁那样,我就可以与煤谈谈理想谈谈人生谈谈过去谈谈将来当我矮下身去那一瞬间我就已经把自己向煤完全交付

“矸石”是采煤过程中开采出的混入原煤中的石块,如果不将这些矸石去除,原煤的发热量就会大大降低。
在集团公司的各对矿井,都有一群整天与煤矸石打交道的挑矸女工,她们在挑挑拣拣中当好煤质的“把关人”,保证原煤的高品质。5月29日,记者来到六矿煤楼,现场感受拣矸女工艰苦而充实的工作。
走近煤楼,还未进门就听到机声隆隆,站在门口几乎听不见半米外的说话声。走进门,飞扬的煤尘中,一条长长的皮带快速运转传送着煤炭。一个班的8名女工带着帽子、口罩、手套站在皮带两侧,把夹杂在原煤中的矸石和杂物用手挑选出来放到一旁的矸石溜槽里。弯腰、挑选、捡起,这样的熟练动作,拣矸女工们每天要重复无数次。
高速滚动的皮带上放置的是在水里浸过的煤炭,矸石混杂其间看起来与煤炭几乎一模一样,外行人根本无法辨别。“是矸是煤我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煤楼8点班班长李付明告诉记者,煤的颜色黑,分量轻;矸石的颜色灰,比较重。由于女工们个个经验丰富,拣矸时只见双手上下纷飞,速度飞快。矸石溜槽里的矸石有的如拳头大小,有的仅板栗般大小。“为了保证原煤回收率,再小的矸石我们也要挑出来,因为拣矸班是原煤出厂的最后一道关口。”李付明说。
由于工作环境差、劳动强度大,煤楼的拣矸工也被称为地面工作的“直接工”,是煤矿地面工作中最脏、最累的工种。对于挑矸女工来说,井下采煤机不停,她们的双手就不能歇,一个圆班要挑捡出大约270矿车,重量约为270吨的矸石,相当于每年要搬走一座小山。随着六矿开采年限的延长,近年来工作面断层矸石和夹矸大量混入原煤中,造成原煤矸石含量增大、硫分增高,严重影响了原煤落地的质量和入洗质量。尤其是当前煤炭市场低迷、煤质不过关就意味着失去市场和客户的情况下,必须加大矸石分拣力度,持续稳定和提升原煤质量。
每天工作8小时,仅凭双手机械化不停地拣出矸石,经常一个班下来,一双崭新的手套就磨出了洞,这就是一名挑矸女工的日常工作。目前,该矿煤楼拣矸班共有24人,由于受当前煤炭形势的影响,块煤已不生产,经过技术改造,把原来捡块煤的岗位现改为捡矸,使原煤灰分由原来的35%以上降为30%以下,给洗煤带来方便的同时,也满足了客户的需求。今年以来,该矿2806、2107、2145工作面过断层,工作量增加了20%,给她们的工作带来了更大的难度。伸出双手,她们没有女性特有的白皙修长,而是关节粗大、指甲嵌灰;常年的站蹲工作使她们的腰身微弯,身材也不再挺拔。看似挑挑拣拣、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工作,却为企业创造着巨大的经济效益。今年一季度,六矿的原煤发热量达到5050大卡李晓波:当自己矮下身去。千克,同比增加了250大卡千克。
“原煤少流失、矸石不放过。”
她们每天就是这样精挑细选中严把关,她们以汗水为墨,以双手为笔,描绘出了一幅动人的画卷,用煤一样朴实无华的品格诠释了煤矿女工别样的风采。

今年冬天,七十八团工会针对职工家庭遭遇自然灾害、意外伤害和突发事件等不可预见情况,致使现阶段生活难以维持,居住在平房,需要自己取暖,现无钱购买冬煤的特困难家庭和单亲职工困难家庭,生活上有困难的退休和孤老职工,居住在平房,需要自己取暖,现尚无购买冬季取暖物资或取暖物资不足的群体,决定再次开展送“暖冬煤”活动。通过基层工会摸底上报,最后确定了25户(其中少数民族18户)困难职工家庭为此次送煤对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